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凤凰天机开奖结果一肖中特 >

三任公安局长受贿沦陷 黑老大替人买官养“黑伞”

发布日期:2021-07-13 19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0年3月11日,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,判处主犯黄鸿发(前)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等17项罪名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

  3月28日晚,央视继续推出扫黑除恶大型政论专题片第三集《打伞破网》,该片详细披露了海南省第一涉黑大案黄鸿发案的诸多细节,警方还首次披露了黄鸿发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街头当街打人的画面。

  黑社会性质组织之首的黄鸿发以开地下赌场起家,后成立海南昌江鸿启实业有限公司,涉足昌江地区的矿产、砂石、运输等行业,攫取非法利益达20多亿元。

  这个有着百余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,盘踞昌江三十年,公然作恶违法犯罪达58起,造成两人死亡三人重伤,却屡屡逃脱法律制裁。

  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逍遥法外背后,是一张编织了三十年的关系网。据片中披露,黄鸿发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断腐蚀拉拢相关行业的公职人员,昌江县一度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,公安、商务部门、市场监管部门、国土部门无一幸免,三任县公安局局长更是接连在黑金诱惑下沦为黑伞。

  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,黄鸿发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,先后吞并昌江多个恶势力帮派,逐渐形成鸿发帮一家独大的局面,以商养黑,以黑护商,黄鸿发进一步将手伸向砂石、混凝土、娱乐场所、农贸市场、土建工程等十多个领域。

  为了躲避执法监管,也为了控制和垄断相关行业利益,黄鸿发团伙盯上了行政监管和执法领域的公职人员,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的王雄进,就是这样进入了黄鸿发的视野。片中披露,在王雄进担任公安局局长期间,2006年至2010年,黄鸿发曾先后14次给王雄进“进贡”522万元,王雄进再将这些受贿所得转而放贷给黄鸿发以赚取利息,王雄进曾四次借给黄鸿发1500多万元,赚取利益1650万元,翻了一倍。

  黑金将王雄进和黄鸿发牢牢捆绑,王雄进为黄鸿发的地下赌场暗中撑腰,“没有公安的支持,赌场不可能开得这么久。”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在片中坦承。

  2009年,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,在“保护伞”王雄进的安排下,公安民警篡改讯问笔录,黄鸿发得以成功脱罪。

  2010年,昌江县公安局来了新领导,麦宏章接任王雄进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,黄鸿发故技重施,每个月给新任局长40万元,麦宏章继续为其提供庇护,赌场一时成了打不倒的销金窟。官黑勾结,尝到了甜头的黄鸿发不满足于拉拢公职人员当“保护伞”,他索性自己开始培养“保护伞”。

  2011年4月,黄鸿发出资15万元,帮助王忠东由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升为昌江县公安局副局长,此后,王忠东手中的权力成了黄鸿发的安全带。黄鸿发开设的赌场,经营的KTV、宾馆、酒吧存在的违法行为,全都不予打击。

  通过正当渠道无法提拔,通过黄鸿发私下操作却能走上心仪的岗位,昌江县的官场内一度对官员选拔的正当程序产生了动摇。昌江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,曾经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,但在黄鸿发的“套路”之下,最终也沦陷成了黑伞。陈东利用职务之便,帮助黄鸿发再次在命案中脱身。

  片中披露,在黄鸿发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腐蚀下,昌江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郭祥理、原副县长周开东、县检察院原检察长黄杨、县公安局原局长陈小明均沦为保护伞。

  2019年1月6日深夜,海南省公安厅调集一千二百多名警力,对昌江县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展开收网行动,当晚的行动中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0多人,主犯黄鸿发当场落网。

  在黄鸿发黑社会性质组织被清扫后,海南警方曾发布一则扫黑除恶的Vlog,将“土皇帝”黄鸿发多年积攒的“罪证”公开。在视频中,警方查获了名表、象牙、奢侈品、陈年名酒等物品。除了琳琅满目的赃物,黄鸿发的豪车、房产证也被披露。警方现场扣押人民币30余万元,房产167套,金额高达15亿元。事后据不完全统计,“黄氏团伙”在盘踞海南的几十年间,团伙非法获利20余亿元。

  海南第一中院于2020年1月10日作出一审判决,依法判决黄鸿发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故意杀人罪、非法持有罪、行贿罪等18项罪名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黄鸿发不服一审判决,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2020年3月11日,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,判处主犯黄鸿发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等17项罪名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

  该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下达执行死刑命令。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去年7月30日对海南昌江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首犯黄鸿发执行死刑。昌江县委原常委、公安局局长麦宏章,昌江县原副县长周开东等7名“保护伞”,以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半不等刑期。

  该案成为海南建省以来破获的涉案人数最多、牵涉范围最广、关注度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。

  在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,有一座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,极尽奢华,院内名贵树木常青,泳池四季清澈见底,这里是江湖人称“文三爷”的家。“文三爷”又名文烈宏,关于文烈宏,还流传着一个江湖传说,家中藏有大量现金,深夜12点之后还能调动一个亿,在长沙,文烈宏是第一人,因此文烈宏又称长沙“现金王”。扫黑除恶大型政论专题片第三集《打伞破网》披露了“文三爷”的覆灭之路。

  “文三爷”能耐大,但在长沙,“文三爷”的赌场要比“文三爷”的名气更响亮。小学四年级就开始混迹社会的文烈宏,早年包工程赚钱,爱上了赌博,他很快发现,开赌场是一条远比包工程更快挣钱的门路。

  从发家开始,文烈宏就知道,赌场来钱快,但这门生意却并不好做,在法律的边缘游走,离开了官员的庇护,寸步难行。嗜财如命的文烈宏,在行贿官员方面从不含糊,很快,文烈宏的版图就越做越大,一场赌局四天三晚,仅抽水就能抽一千多万,最大的输家一晚能输近亿元,民福村的“文三伢子”也摇身一变,成了“文三爷”。

  2010年,文烈宏注册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,以公司化模式高利放贷、暴力讨债、开设赌场,也是在这一年,他遇到了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,周符波痴迷赌博,两晚就能输两百万港币,每周必从邵阳赴长沙,到文烈宏那儿赌博。文烈宏看中了周符波嗜赌,很快与之结交成为了“好朋友”,周符波没钱付赌债,文烈宏就允许他打欠条。

  开在长沙的赌场,是湖南官商嗜赌如命之人的游乐场。对于输钱的官员,文烈宏往往握着欠条,拉拢其成为朋友。对于输钱的企业家,发放高利贷,再派马仔暴力催收,则是文烈宏的一贯操作。

  这一天,湖南某房地产企业老板乐根成,在赌场欠了赌债,还完本金后还了九千多万元的利息,却被告知,还要继续还款一千一百万元,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。当年邵阳市副市长周符波已升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,收到举报信后,他一边通知长沙市公安局暂缓办理此案,另一边嘱咐乐根成,不要和社会上的人斗,劝其和解。乐根成没有想到,省厅副厅长公开袒护文烈宏。更出乎他意料的是,刚走出公安厅大门,文烈宏的马仔一拥而上,挟持他到了附近的酒店,乐根成就此被非法拘禁。

  周符波当然不会白白为文烈宏办事,事后,周符波在赌场欠下“文三爷”五百多万元的赌债,一笔勾销。

  与乐根成有相似遭遇的受害人不在少数。张剑波是湖南有名的企业家,在文烈宏的赌桌上借了7个亿,后续还贷13亿元,却始终未能还清高利贷,公司一千七百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。为催张剑波还钱,文烈宏将其非法拘禁长达一年之久,想自杀的张剑波没死成,无奈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,却再一次“羊入虎口”。时任长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单大勇,转身就给文烈宏通风报信,张剑波遭遇文烈宏马仔的砍杀,被砍伤了手臂。

  在文烈宏眼里,张剑波是个硬钉子,接连多次的举报,让文烈宏想摆平这个麻烦。文烈宏再一次找到了单大勇。2016年一个冬夜,在长沙市芙蓉北路的一个偏僻的公园外,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停在暗处,从两辆车上各下来一个人,两人从车后卸下了6个箱包,装在了前面的吉普车上,六个箱包里是一千万元现金。这是文烈宏为了让单大勇抓人,行贿的黑金。他向单大勇承诺,只要找个理由抓了张剑波,事成就能收到两千万元。

  这位从警四十余年的刑侦专家,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,却倒在了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。2016年11月4日,单大勇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强制措施,张剑波被非法监视居住6个月之久。

  2018年,该案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。2019年1月,文烈宏被判处无期徒刑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二审维持原判。文烈宏被捕,其背后的保护伞也难逃法律制裁。同年6月,好彩高手论坛开奖结果,周符波因犯受贿罪,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数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,单大勇因犯受贿、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被判处执行有期徒刑17年。

  2018年1月,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雷霆万钧之势拉开帷幕。三年来,专项斗争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果。

  三年来,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,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23.7万名,打掉涉黑组织是前10年总和的1.3倍

  三年来,全国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恶案件32943件225495人,53405名涉黑恶案件被告人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

  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案件89742件,立案处理115913人,党纪政务处分80649人,移送司法机关10342人

  2018年、2019年,中央组织三轮督导及“回头看”,实现全国全覆盖,中央督导结束后,机动式、点穴式特派督导精准发力

  2020年12月,反有组织犯罪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;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际,一部专门的反有组织犯罪法正式提上立法日程

  三年来,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289个,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5.4%,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4027个,依法严惩“村霸”3727名

  三年来,各地排查整顿软弱涣散村党组织5.47万个,对受过刑事处罚、存在“村霸”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.27万名村干部,全面清除出农村干部队伍

 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中,广大党员干部疾恶如仇、冲锋在前,共有754名政法干警负伤或牺牲